Mao

ウオタミ/wimper/秋舟与谜

【H2OVanoss】Poison

因为最近VD发糖了所以我终于忍不住了!!
-大概微虐…
-全篇意识流…

============分割线===================
Poison

Delirious发觉自己最近中毒了。不是因为某种物质而中毒了,而是因为一个人。
Delirious突然意识到中毒似乎不是最近的事情,大概是在自己第一次揣测不安地给他发出了那份邀请他一起玩游戏的私信时,他就已经中了这个人的毒吧。他就像一剂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慢慢地侵占了Delirious的心,渐渐地占领了Delirious的思绪。
那么是从何时自己才发现自己中毒了呢?Delirious陷入了回忆,大概是在听到他声音会感到安心,被他打趣会感到高兴,和他说黄色笑话会感到一丝害羞,在听到他和女朋友分手时会感到带着愧疚的一丝高兴的时候吧。明明他是一个比自己小一辈的人,自己却对他如此着迷。
明明还是一个小子,明明在喝醉的时候会打电话过来然后说一堆不明所以的话;明明在和女朋友分手时还带着哭腔向自己倾诉;明明在网上看到幼稚到好笑的图时会和自己分享……明明只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不必如此这般粘着在自己身边,但Delirious却从不忍心将他推开,不管是多么幼稚的恶作剧,Delirious都会笑着迎合,然后听着他通过那几根细细的usb线传过来的笑声,就足以让Delirious感到满足。
回过神来时,Delirious才发现自己不自觉地在纸上写了一遍又一遍的“Evan Fong”,他的名字。
但是Delirious也明白,他和自己之间的距离。不仅仅是地域上的距离,而是比物理意义上更加广阔,更加巨大的不可跨越的鸿沟。即使是那次与他见面,Delirious与他拥抱,但也只让Delirious更加清楚,他们之间,隔着无数沟壑。“Delirious是我最好的朋友。”,是的,他们只是朋友,最好的朋友。Delirious知道,他们间的关系与自己所期盼的关系,仅仅只隔了一步,但那一步却是如此巨大,就像是他们总是隔着电脑屏幕交流时一样,不过那时他们的思想很近,距离很远,而就算是缩短了距离,他们还是隔得好远好远,Delirious站在他身旁,像隔着银河。Delirious明白,那一步,他大概是永远都不会踏出去。
明白之后,Delirious又何尝没有试着去戒掉这剂毒药——他拒绝过他的游戏邀请,转而自己一个人,或和自己的挚友发小,还有不认识的网友一起打陌生的游戏。然而,那却只能让他意识到自己陷得有多深——不管是笑声,黄色笑话,他人的打趣还是游戏中的一些细节,都总能让Deliriosu想起他。Delirious知道,这剂毒是戒不掉了。
每一次与他打游戏时,都会因为他的声音而脑袋一片空白,导致Delirious口舌不清;每一次被他开玩笑时,为了掩盖自己的害羞,Delirious都会用标志性的笑声去回应;每一次叫他的名字时,Delirious都是小心翼翼的,特别是喊出“Evan”时。
退出游戏与语音后,Delirious总会看着空空的电脑,在漆黑的房间中发着呆,脑中,总是还回响着他的声音,浮现出他的样貌。
Delirious知道自己中毒了,而且越来越深,但是他一点都不想戒了。
“bin——”电脑的提示音将Delirious从思绪中叫醒。Delirious揉了揉眼睛,看到屏幕上显示着的“Evan Fong”,马上抓起了耳机。
“Hi Delirious,今天怎样啊?要不要一起玩一局prop hunt?”
Delirious知道自己中毒了,毒药的名字是Evan Fong。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