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

ウオタミ/wimper/秋舟与谜

No Chance Left

po上来就是想伤害更多人而已(*´︶`*)

======================
No chance left
Evan有点不安,Delirious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复他的twitter和skype了。他知道,Delirious这几天生病了。
“我近期身体有点不好,可能最近都传不了视频了,sorry guys:(” 这是Delirious的最后一条推特。刚开始,Evan只私信了几句注意身体好好休息——他以为Delirious只是腰疼或者无法坐起,又或者是嗓子不好,才无法录视频的。                                   
以往不录视频的时候,Delirious也不会闲着,他总是会分享一些猎奇搞笑的图片或视频给大家,或者和大家说说下次打算玩的游戏——总而言之,Delirious的这种异常的沉默,让Evan有不好的预感。
随着Delirious沉默的日数增加,Evan给Delirious发的消息也愈发的透露着焦躁与担忧, 但是,Evan还是收不到一个回复。一个都没有。长长短短的信息在聊天框的右边排成一列,无一不显示着Evan的忧虑。
他也向Nogla他们询问过,不过他们都表示Delirious这种沉默大概只是一时的,无需担忧。“我是说,Evan,你太敏感了吧?他只是不见了几天,不用那么担心的。毕竟,大
家都还有私生活,失踪那么几天不足为奇吧?像某L字开头的人,总是动不动就失踪几个月的,大家也没有大惊小怪啊。如果你真的那么担心,可以去找Luke问问?”
“我找过了,但是联系不上。”Evan叹了口气“我真的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你现在瞎担心也没用吧,Delirious这样,肯定是有自己的理由的吧。” 
Evan摇了摇头,退出了讨论。一阵无力感涌上他的心头。是啊,Delirious的事情,他的确无权干涉,而Delirious也只是他网络上所谓“最好的朋友” 。仔细想想,他连Delirious的姓氏,样貌,住址都不知道。他自以为他对他了解得很,但实际上,只要网络断了,他和他便再无交集。所谓的朋友,也不过如此。他对他,其实一无所知。
这种想法使Evan感到了反胃。他关掉房间的灯,蜷缩着躺到了床上。他开始翻他和Delirious的那些聊天记录,同时也期待着Delirious的回复——说不定下一刻,Delirious与他的对话框下面就会出“+1”的字号呢,那时,他一定要痛骂他一顿,斥责他的消失,告诉他自己有多么担心,在意他这个朋友……然后,和他说,他想重新认识他
,认识他的生活,认识他更多的爱好。他想询问他的地址,然后飞过去,以真正的最好的朋友的形式去陪伴他——他以前总是忌讳去干涉Delirious的生活,因为他认为这是尊重他的隐私。但是,他现在意识到了这种尊重的弊端——只要Delirious想消失,他便无从寻找。他无法忍受这种感觉,他无法允许自己让好友从身边悄无声息地消失。
只要他回来,他一定,要再一次认识他。
只要他回来。
Evan的眼睛被手机屏幕晃得难受,他叹了口气,望着窗外泛起鱼肚白的天空,他闭上了眼。
大概是两个小时之后,Evan被自己的手机吵醒了。解锁画面上“H2O Delirious 发来一条消息”让他迫不及待地划开了屏幕,Evan能看到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同时他的内心也为这个名字的回归而欢呼雀跃——当然,他也意识到自己对于Delirious的消失过于敏感。亮白色的晨光打在他的脸上,映着他带
些自嘲与欢喜的笑容。
当他满心激动的在输入框打入“u motherfucker”时,他才发现Delirious给他传的是一个视频文件,标题是,“To Evan”
他的笑容马上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比之前更甚的不安——这个文件名,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这也可能是一个prank,来嘲讽我的担忧——Evan这么自我安慰着,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文件。
画面中是一个瘦弱的男子,Evan虽然从未见过这个面孔,但他知道他是谁。视频拍摄的时候灯光不大足够,男子的面部有一半都是被黑暗吞没的,似乎是不大适应对着摄像机说话,男子有些拘谨地开了口。
“Hey,Evan。”熟悉的声音。
“Hmm,我有点事情想要告诉你。噢对了,我是Delirious。”与平时不同,这个熟悉的声音此刻不带一点狂气,而是平和而冷静。“当你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我大概已经‘失踪’了好几天了吧……我是说,对不起。我对于你这个最好的朋友,还是偷偷隐藏了一点事情。” 男子挠了挠后脑勺,蓝色的眼睛缓缓地移开,不再看着摄像机:“抱歉,让你看到我这副样子。”
画面中的Delirious深吸了一口气,重新看向镜头,脸上,是带着歉意的微笑:“你看到我现在的模样,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不肯做facereveal了吧。我不想给大家看到我虚弱
的样子。我11年初身体还不错,当初想着去pax就顺便露面了。但很可惜,当我做出那个决定后我的身体便每况愈下,我不得不食言。我总是用各种借口推辞,说自己没空和你们一起玩,但其实也是身体原因。我真的很珍惜和你们一起的时间。但是我感觉到我的身体不再允许我这般挥霍。”男子顿了顿,摸了摸鼻子:“我感觉到我的身体越发虚弱,我知道那个日子不远了,我甚至能感觉到它的迫近。我本打算就这样消失,让Luke给大家编一个我退出ytb之类的谎言的——我不想让大家因为我伤心。”
“但是,Evan,我最好的朋友,我实在是很在乎你。我不想让自己就这样悄无声息地从你的世界中消失。我知道谎言会让你不那么难过,我知道自己这样的做法有点自私……” Delirious哽咽了一下:“……对不起,我真希望我可以到你那边,去更加了解你,成为你现实中的,最好的朋友。都怪这该死的病。噢,狗屎。” Delirious的鼻音越发地加重,然后他开始胡乱地想要擦掉脸上留下的几滴泪水,并且为了掩饰这一切,他还发出了那个熟悉的笑声。
视频戛然而止。黑色的画面使屏幕上映出了
Evan的脸,他看到自己的泪水在他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一滴滴地落下,打湿了一大片床单。
突然,画面又亮了起来,是还有些许呜咽的Delirious:“我一直这么隐藏着自己的身份和一切对你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所以我想将我的名字,将我的地址,将我的一切都在现在告诉你。”
后面的视频还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是在Evan的恍惚中结束的。
“我还想告诉你更多关于我的事情,但可惜,大概已经没有机会了。”画面中的Delirious有些遗憾的笑着摇摇头,视频结束了播放,只剩下Evan在房间中静静地握着手机,任由泪水流淌。
I wanna know you better,  but theres no chance left.

评论(5)

热度(31)

  1. BananaBusSquadMao 转载了此文字
    我…【吐血